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風電平價時代倒計時 行業大咖共謀破局之道
來源:電力大數據 時間:2020-09-11 字體:[ ]

經過十餘年的努力,中國已成為全球最重要的海上風電市場之一,新增和累計裝機規模已分別升至全球第一和第三位,有力地證明了政策的推動作用和行業的發展潛力。發展前景雖然可期,但行業存在的產業零散、未形成規模化以及成本高企等“痛點”,依然存在。隨著風電平價上網的腳步逼近,行業麵臨的考驗著實不小。

在近日舉辦的第五屆全球海上風電大會上,來自十多個國家和地區,涵蓋政府部門、開發商、整機商、部件廠商、運維服務商、金融保險以及研究谘詢機構等的眾多代表齊聚一堂,為海上風電發展建言獻策,引發行業熱議。8月27日至9月10日,相關信息達到640餘條,新華社、每日經濟新聞、財聯社、上海證券報等在內40餘家主流媒體和行業媒體進行報道和轉載。監測期內,輿論總體評價整體平穩。網絡觀點普遍認為,在“十三五”收官之年,中國海上風電進入近十年來的發展巔峰期,裝機容量快速攀升,機組大型化趨勢明顯,但同時也麵臨不少挑戰。海上風電產業實現平價仍需落地政策保障,這將對產業走向平價有著巨大作用。現將其中轉載較多的觀點,摘錄如下,以饗讀者。繆駿:後補貼時代 海上風電麵臨“三大挑戰”

上海電氣風電集團總裁繆駿認為,後補貼時代中國海上風電正麵臨著“三大挑戰”。一是全球最嚴苛的度電成本要求。如果補貼全麵歸零,中國海上風電發展麵臨的成本要求將會是全球最嚴苛的。以全球海上風電第一大國為例,英國對海上風電補貼電價約每千瓦時0.3元,平價範疇跟中國也大不一樣。風場前期勘測工作一般來說是由當地政府來承擔,電網建設也是由當地電網投資公司建設。二是當前項目造價水平跟未來平價差距巨大。目前海上風電項目單位千瓦造價平均在16000元左右,今年因為施工成本的上漲影響達到17000元。由於現在施工船舶的成本更高,項目單位千瓦造價有可能還會更高。如果想實現平價,海上風電項目單位千瓦造價成本預計要下降到10000元至13000元,下降幅度巨大。三是時間緊迫。明年海上風電搶裝完成,如果2022年全麵麵臨平價的話,那麽過渡到平價的時間也隻有明年一年時間。

易躍春:“十四五”將成為我國海上風電產業發展新的戰略轉型期 

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副院長易躍春表示,目前我國已經開展前期工作和已經投入建設的海上風電資源已經趨近飽和,截至2020年6月底,各省複合規劃內核準海上風電總容量達到35吉瓦,其中有7吉瓦已經並網,項目發展空間不足。為了解決海上風電資源不足的問題,我國應當製定深遠海風電開發計劃。易躍春認為“十四五”將成為我國海上風電產業發展新的戰略轉型期,應當力爭到2025年海上風電並網容量達到200吉瓦。為了達到該目標,海上風電產業需要推進近海風電項目布局的優化與建設的同時注重遠海投資開發的規劃與布局,為“十五五”打好基礎。

田慶軍:攀登海上風電平價的“珠穆朗瑪”,需以低度電成本為引導,需要定製化的技術創新

 遠景能源高級副總裁田慶軍認為,攀登海上風電平價的“珠穆朗瑪”,需以低度電成本為引導,需要定製化的技術創新。上半年歐洲海上風速平均10.1米/秒,中國隻有7米/秒。中國的海上風電在風速、能量密度、地質條件等方麵不僅與歐洲差距較為明顯,而且各省的情況也千差萬別。過去幾年,無論是行業對大兆瓦風機的狂熱追求,還是對中小兆瓦風機的固守,都是基於片麵的認識,中國海上風電平價需要針對不同海域定製化開發適合的風機。其次,需要政府部門做好頂層設計統一規劃,需要海上資源規模化開發和風機規模化應用。需要打破傳統的近海開發建設思維,以技術領先和可靠性為目標,以更大的勇氣強強聯手,謀劃未來。最後,還需要產業融合及模式創新,提升海上風電投資和利用的邊際效益。

金孝龍:走中國特色海上風電平價之路

上海電氣副總裁、風電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金孝龍認為,2021年後,中國海上風電正式進入“後補貼時代”,平價上網是大勢所趨、勢不可擋。走中國特色海上風電平價之路應從以下幾個方麵入手:首先是要構建新的海上風電生態圈。能源主管部門和沿海地區政府應該做好規劃引領,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牽頭對海上風電進行集約化規模化開發,統一解決資源觀測、地質勘察、用海用地等工作。電網企業應該紮實做好送出的規劃設計,使得海上風電場建設和送出工程並行推進,加速通道建設,擴大消納水平。開發企業應該積極擔當,把控風險和成本,擁抱技術和市場變革,追求合理投資回報。設計單位應該提升設計質量,精細化一體化設計,大膽采用新技術、新方法的同時小心求證,客觀實施。整機企業應該利用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人工智能、5G等新技術新理念賦能技術創新,開發適合中國海上風電發展的產品和解決方案。其次,從降低技術成本、非技術成本考慮,同時還要共同推動綠色債券、產業基金等多種金融模式創新,不斷提升海上風電發展品質,有穩定可靠的預期收益,吸引包括社保基金、保險基金等投資海上風電,更好地降低海上風電融資成本,從而降本增效。最後,整機企業是行業技術進步、降低度電成本的關鍵和角色擔當,必須要和行業上下遊協同創新,解決“卡脖子”的核心零部件核心技術,同時對深遠海風電發展的關鍵技術和漂浮式基礎、柔性直流輸電、海上風電製氫、海洋牧場等綜合應用技術、能源島技術逐個攻關,為長遠發展打好基礎。

葉凡:嚴峻挑戰促成了中國海上風電技術的不斷進化和進步

明陽智能風能設計院院長、國際部副總經理葉凡認為,與歐洲相比,中國海上風電的開發環境更為複雜,低風速、多台風、複雜水文地質等中國特定環境挑戰,讓中國海上風電平價的壓力更為巨大。但從某種角度而言,嚴峻的挑戰也正促成了中國海上風電技術的不斷進化和進步。葉凡表示,機組容量向更大方向進化,可保障海上風電總體建設成本降低。更大兆瓦風機,在降低基建成本和運維成本上優勢明顯,明陽智能作為國內風機大型化的先行者,具有產品更新快、成本更低、發電量更高、技術路線優勢更加明顯的先發優勢,現已形成了以5.5兆瓦、6.45兆瓦、7.25兆瓦等產品為主的海上風機產品譜係。另外,葉片長度、工藝和材料持續進化,可有效提高發電量,降低機組造價成本。葉輪直徑向著更長方向進化,能夠捕捉更多風能,提高發電量。


【打印】【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