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業內呼籲盡快明確儲能主體地位
來源:中國能源報 時間:2020-09-09 字體:[ ]

核心閱讀

當前,儲能技術得到了認可和規模化應用,但儲能行業卻缺少“身份證”,儲能的主體地位沒有被明確。

記者在近日舉辦的“第九屆儲能國際峰會暨展覽會”采訪時發現,來自政府、專家、企業的各方人士均看好我國儲能行業發展前景,認為產業經過多年的積累已具備快速發展的基礎,儲能成本正快速下降。

不過,在儲能產業快速發展的同時,仍然麵臨技術經濟性、應用安全性、市場化運營機製等一係列瓶頸。在業內人士看來,儲能行業健康快速發展,還需要進一步完善政策、明確發展規模目標和技術路線、進一步健全技術標準體係。

儲能應用熱點切換頻繁

近年來,我國儲能產業飛速發展。根據CNESA全球儲能項目庫的不完全統計,截至2020年6月底,中國已投運儲能項目累計裝機規模達到32.7GW,占全球比重達17.6%。其中,電化學儲能技術應用累計裝機規模達到1831MW,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53.9%。“盡管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疫情,但我們對中國儲能已進入'春天'的判斷沒有變。”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理事長陳海生表示,過去一年,儲能經曆了政策變化和新冠肺炎疫情,儲能行業的發展也經曆了一些起伏,但從全局、發展和長遠的角度看,中國儲能快速發展的總體形勢沒有變,儲能行業發展的持續動力沒有變,儲能行業長遠發展的良好趨勢沒有變。

經過十多年發展,我國儲能行業發展不斷呈現多元化的新趨勢,特別是電網側儲能爆發後,不同路線的技術產品層出不窮,鋰電池、液流電池、鈉基電池、壓縮空氣、儲熱、飛輪多條技術路線均取得新突破。

國家能源局監管總監李冶表示,多種儲能技術正在通過市場化的方式應用於可再生能源消納、分布式電力係統和微網、電力輔助服務以及電力係統的靈活性和能源互聯網等,可以遍布能源和電力生產與消費的各個環節,在技術上和經濟上也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從行業發展特征看,我國儲能技術規模化應用取得了突破性進展,市場參與熱度逐年提高,應用熱點切換頻繁,從用戶側儲能應用到電網側儲能爆發,再到可再生能源配套儲能漸熱,儲能技術在各領域不斷尋求技術突破和商業模式創新。”中國能源研究會常務副理事長史玉波表示。

新能源和儲能結合越來越緊密

接受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新能源+儲能更合適從戰略宏觀角度考慮兩者融合。尤其是過去一年,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科技部以及十餘個省、地區出台了鼓勵儲能的相關政策,一定程度激發了可再生能源項目配置儲能的積極性。

在國網青海省電力公司綠能數據有限公司總經理董淩看來,隨著新能源在電力係統中占比越來越高,勢必需要大量的可調節資源配套,而儲能是一種非常好的協調發電和負荷之間時空不匹配的手段。“儲能的未來是光明的,但發展也需要政策的支持,而不是盲目的推進新能源+儲能模式。”

“儲能發展十多年,仍未有商業化模式。”浙江南都能源互聯網運營有限公司董事長吳賢章對記者表示,“未來一定要搞清楚儲能到底為誰服務,誰來買單更合理。”

北京雙登慧峰聚能科技有限公司總工張東升向記者預測,在新能源+儲能漸熱的背景下,“十四五”時期儲能的作用會被放大,如何發揮儲能的優勢需要重點研究。

與上述觀點不同,廣州智光儲能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薑新宇對新能源+儲能持謹慎態度。“新能源+儲能不是主動需求,而是迫於壓力。”他對記者直言,在商業模式模糊的當下,電網不會盲目投資,而當儲能支持政策落地後,電網側儲能仍將是主導。”

國家啟動儲能試點示範

儲能行業到底如何發展?受訪者普遍認為,現在儲能技術得到了認可和規模化應用,但儲能行業卻缺少“身份證”,儲能的主體地位沒有被明確。“建議結合電力體製改革,圍繞能源結構調整,盡快明確儲能身份。”吳賢章對記者說。

“儲能行業要加強統籌,促進可再生能源與儲能的協調發展,做好儲能與能源係統協調發展的前瞻性規劃研究,提高儲能資源利用效率,明確儲能準入門檻。”李冶建議,要完善儲能調度運行機製,提升消納能力,研究製定儲能電站的調度運行規則,明確調度關係歸屬、功能定位和運行方式,健全調度運行監管機製,提升儲能電站的利用效率,確保公平調度。

史玉波指出,未來要建立能夠充分反映儲能價值的市場化機製,合理科學評估儲能配置規模和儲能服務價值,充分利用儲能資源為電力係統提供服務,針對市場化過渡階段和全麵市場化階段分別設計市場規則,最終形成“誰受益,誰付費”的市場化長效機製。

李冶透露,國家能源局圍繞儲能規模化、標準化、市場化和產業化應用,正在組織開展儲能試點示範工作,準備在全國已經投產電力儲能工程中,組織篩選一批儲能示範項目,通過試點示範來促進先進儲能技術裝備與係統集成創新,建立健全相關的技術標準與工程規範,培育具有市場競爭力的商業模式,推動出台支持儲能發展的相關政策和法規。


【打印】【關閉】